两任中国首富被“做空”,一天损失近千亿,李嘉诚都险“上当”?

很多企业在做大做强之后,都会积极寻求上市。上市不仅是实力的象征,同时也能融到大量的资金,加快企业发展。不过,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,上市同样也是如此。虽然上市能够加快企业的发展,但也意味着上市公司需向外界公示信息,股份也将流入市场,也给了一些有心人可乘之机。

对于“做空”一词,相信大家也都有所耳闻。所谓做空,是先借入标的资产,然后卖出获得现金,过一段时间之后,再支出现金买入标的资产归还,从中获取差额利益。近年来,随着国内经济的飞速发展,也有越来越多的国外机构盯上了中国企业,开始恶意做空,从中获利。

2019年初,刚刚狙击完恒安国际不久的Bonitas Research,再次发表了一篇报告,预测有着“纳斯达克中国互金第一股”之称的和信贷在财务上严重造假,导致其股票暴跌,从中获利。值得注意的是,Bonitas Research在2018年才堪堪成立,成立仅2年,已经狙击了多家中国也。Bonitas Research的创始人恰好来自另一家做空机构Glaucus Research。在国外,似乎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“做空中企”的产业链,这些机构有计划,有手段,专门瞄向中国资产。

甚至连华人首富李嘉诚,也曾遭遇过做空。2018年,李嘉诚正式宣布退休,由长子李泽钜继承家业。很快,国外做空机构就将目光瞄向了李泽钜。就在长江和记发布财报不久后,研究机构GMT Research便发布了沽空报告,质疑其净利润与现金流不匹配,认为长和通过激进的会计手段隐瞒了577亿港元债务,目的是为长和带来更高的市场评级以及获得比原本更廉价的信贷。

不过很快,长和变最初了回应,发布公告称做空报告存在选择性,带有偏见且误导性严重,公司完全否认对会计违规的任何映射或建议。长和的回应,也让投资者们安下了心,股价也没有出现太大的波动,成功度过了此次危机。

对此,业内人士指出,长和常年都会活用会计财技,比如通过持股比例转移会计账目上的资产负债等,并非什么大问题。同时,长和每年古稀都有增长,也就意味着长和现金流充足。财报作假和活用财技完全是两码事,GMT并未对长和造成什么影响。

不过,另一位中国首富李河君,就没有这么幸运了。依靠汉能集团的成功,2014年至2015年,李河君先后以870亿身价和1655亿身价蝉联中国首富。而就在李河君一次参加演讲的途中,来自美国的辩证资本恶意做空汉能集团,导致汉能集团市值半小时内蒸发1100亿,股价暴跌45%,李河君的身价也是随之蒸发近千亿。在做空汉能后,辩证资本也给出了自己的理由:汉能在过去一年间股价涨幅过大,市值已经超过了全球其余所有光伏产业企业的总和,为了控制局面,因此才会做空汉能。

演讲期间,李河君得知了这一消息,备受打击,哭丧着离开了演讲现场。此后,李河君和汉能集团的地位便一落千丈。据记者报道,汉能集团甚至需要购买自家的产品,来支撑自己的业绩。去年6月,汉能集团终于无力支撑,宣布在港交所退市。

只要股市还在,每一家上市公司,都有可能成为被狙击的目标。所谓“股市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”,对于上市公司来说,也同样适用。对于企业来说,只要不存在欺诈或是隐瞒行为,也就不会出那么多事。